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呐,格连,我现在啊……还有一件很烦恼的事情。”

“如果到了天国被问起死因的话,我该怎么回答呢?”


那是困扰着格连·巴斯卡比鲁的一个幽闭的噩梦,只要稍稍不留意自己就会一不小心被关进这里,也许准确的来说,这里曾经是一个充满光辉的空间,然而突然有一天光辉全部坠落黯淡了,他也只能一直徘徊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格连有时会想起某个无聊的下午杰克躺在草丛上对他喋喋不休的一些乏味又飘渺的话题,现在想想那些话题简直就像是刚刚学会说话的小孩子的口中吐出的文字,天真的要命。

“想想看,友人,”金发青年肆意的躺在柔软的草坪上,树叶间透过的点点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在很多年以后,也许我就躺在被落地窗边的床上,头发变得灰白,不对——大概我整个人都已经是灰白的了。那时候我就会用微弱的呼吸问你说"你能想象吗,我正在白色的大门前,门房里的小老头在一本巨大的名册里搜索我的名字的场景?"这样的问题,然后你就用你惯用的表情,对就是这个表情,”青年指着格连的脸笑了笑,“你用这个表情跟我说,那也许你能和看守一直聊到我来到大门前的时候。”


杰克的话题总是如此唐突,难以理解,又天真的要死。格连总是这么想,和他在一起总是很累,然而闲暇的时候,你又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些费神的谈话。说实在的,有点令人厌烦。

杰克的话语,就像从钟乳石上滴下来的水滴,明明落到岩石上根本不会激起什么涟漪,却能渗透到坚硬的石头里。

在某个下午,格连·巴斯卡比鲁猛然梦到了即将陨落的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样子,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中照射进来,投射在他的身上,也落在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友人身上,尽管他头发的金色已经犹如褪色的相片一般,阳光却又为他重新镀上色彩。

“也许你可以跟守卫商量一下,让你在他的门房里睡个午觉,格连,”他听见杰克这样说,“等你醒来,我们可以一起走过白色的大门了——睡午觉之前,记得在名册上找找我们的名字。”



今天格连·巴斯卡比鲁再也看不到什么白色大门,他的眼前只有黑漆漆的通往阿比斯的门。

那扇封闭着的门仿佛在另一边反锁了一般,将自己永远的关在了这个温暖的噩梦里。



-Fin-



——————————————————————


最近心情总是不怎么明朗……不知道该干什么但是该干的事情却一样也不想干O<--<晚上看了海上钢琴师,倒也没有怎么恨戳泪点,不过还是很喜欢这种故事……最后1900在船里和好友分别的桥段就是这篇的脑洞了……大概就是“想象自己临终之前和友人的最后时光”,这种小段子倒是喜闻乐见能戳中我啊……不过也是很虐的东西,只是很无奈文字力不够什么都写不出啦

突然写这种东西似乎也是心境问题,从【】去世以后就总是这种状态真是……这种空缺感大概只能依靠时间来治愈了…………

顺似乎是为了梗结果写的有点OOC的样子…………算了轻点揍(捂脸 


总之,明天又是周一,不提起劲头不行了啊我(握拳

晚安☆

热度(13)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