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之前一直想要搞个相遇几题写一写,结果攒了这么久的脑洞也只有几个,干脆就写这几个好了(。

CP还是PH杰克x格连(还是写奥兹华尔德比较好呢……(。

每一个都……充满了神经病的脑电波而且越写越短((

不过梗似乎都是曾经的阳光好青年杰克,总觉得不满足,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想要的黑杰克啊(哭着





————————————————————————————

 

1.恼人的偷车贼

     

        奥兹华尔德最近有个小烦恼,那就是他发现总是有人企图偷他的车,但是这个贼似乎有古怪的要命。第一次发现被偷是在早上他去上班时,他发现昨晚停车的车位上什么都没有,奥兹华尔德简直觉得当头一棒,近乎绝望的四处寻找的不翼而飞的车子并一直在说服自己只是记错了位置,结果,他却在公寓外边的马路边发现了自己的车子,上边还被贴了张罚单。第二次,奥兹华尔德打开车门时发现车子的驾驶座上放着一盘自己最讨厌的小番茄,他怒不可遏的将小番茄泼了出去,被路过的小区物业看到了严厉的教训了一顿。

      今天,奥兹华尔德打开车门时是着实的被吓到了。

      在他的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人,一个金发的家伙——终于逮到你了,奥兹华尔德刚想要这么说。

      “啊被你抓了个现行呢车主先生。”对方倒是先开了口。

      “……”该说什么好……我该说什么好啊?!奥兹华尔德的内心几乎要接近暴走的状态了,“你是不是该为你的行为做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的话……有句话叫做事不过三,所以我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解释的方向完全错了。奥兹华尔德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交流无力感,即使语言相通他还是完全不理解这个人想表达什么,原来就算使用同样的语言也会有交流障碍啊,他不禁这么想——去你的。最后他干脆放弃了交流,直接坐到了驾驶座上发动汽车。

      “走吧,去警局。”

      “我倒是觉得,我们去公司会比较好。”

      “原来你的本职不是偷车啊。”奥兹华尔德白了对方一眼。

      “啊哈哈怎么会呢,”金发青年倒是完全不在意,反而笑着拿出一张公司的职员卡,那赫然便是奥兹华尔德工作的B公司的职员卡,“我叫杰克·贝萨流士,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事了,奥兹华尔德。”

      居然直呼名字了,真是个轻浮的人。奥兹华尔德不再想理他,狠狠的踩住了油门。

      于是多亏了今天的奇遇,杰克职员在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就(被)翘班了半天并在警察局和警察叔叔阿姨严肃的讨论了一下他和奥兹华尔德今后的人生。

      “他不是什么坏人,”警察拿着笔录对奥兹华尔德说,“不是什么偷车贼,也没有前科。”

      “他最多,算是个变态。”

 



2.铁轨的震动声

     

        奥兹华尔德非常喜欢铁路旁边的一块绿地。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绿色能令人觉得宁静吧,因此他总是喜欢在这里靠在树荫下平静的睡个午觉,就算睡不着也没有关系,因为他可以靠在那里发呆发上一天。

      由于这里非常的安静,久而久之他便开始注意铁路和火车的声音。那是这里唯一的声响,也是一种极其富有魔力的声响,最初非常微弱,随着他逐渐接近,地面上的铁轨开始发出声响,那声音居然能让人越发的激动起来;再抬起头的时候,火车便从你面前飞驰而过,带着巨大的轰鸣声,嘈杂却又充满了气势与节奏感,一下将你所有的期待都释放出来。也正是因此,奥兹华尔德越来越喜欢这里。

      最近,奥兹华尔德的绿地上出现了一个新的身影。起初奥兹华尔德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将自己埋在草从之中,金色的发丝随意的散在翠绿的草坪上,从远处看的话,只能隐隐约约从草叶的缝隙之中看到那里似乎有什么,不经意的还会以为是草丛中盛开着的小黄花。也许他在这里也有很长时间了,只是我没有发现他。奥兹华尔德想。于是后来奥兹华尔德来到绿地的时候总会小心的留意着自己的脚下,仿佛是害怕不经意间将藏在草丛间的金色小花踩踏到似的,虽然他也觉得自己这样有点愚蠢——毕竟那是如此大的一个人而不是什么金色的小花——但是他依旧小心翼翼的这么做。多了一个人的存在就给自己平添了一个小小的烦恼,他在心里感叹着,却又暗自希望着能够再找到那个青年。

      然而并没有多长时间,他的愿望就实现了,当然这次已经不只是烦恼,倒是有些胆战心惊,如果可以的话,奥兹华尔德倒是希望他当时能够踩到那个青年,至少这样的初识会更加正常一点。其实也并没有正常到哪里去。

      铁轨上发出了微弱的震颤声,轨道旁的指示灯已经变了颜色,这是火车即将驶过这里的信号。然而就在轰隆作响的铁轨上飞舞的一抹金黄色——奥兹华尔德看到金发的青年正一脸兴奋的站在铁轨上,伸展着双臂。铁轨的轰鸣声越发的响亮,连轨道中的小石子都开始不安的抖动起来,青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放下双臂深吸一口气,然后,就像是早就知道了奥兹华尔德的存在一样,他转过身对着奥兹华尔德愉悦的笑了——就像是一位刚刚结束了告别演出在舞台上最后亮相谢幕的演员一般。

           ……

      火车在铁轨上疾驰而过,凑近的时候原来那轰鸣声如此的刺耳又如此的撼动人心,奥兹华尔德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跳有这么快,它几乎就要和铁轨的震颤声同调了似的。那平日中激动人心的声响,凑近了听感觉并不是这么好。金发青年在他身下保持着那灿烂的笑容望着他,奥兹华尔德只觉得怒气一个劲的往头上涌,苦于自己的气息紊乱着连一句愤怒的吼声都发不出来,他只能死死的攥着对方的前襟,愤怒的目光似乎要将青年刺穿一样。

      "我第一次觉得,那列火车似乎能开到地狱去一样,"青年突然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很轻,奥兹华尔德却觉得那声音响彻在整个铁轨之上,"结果,一个天使把我从上边粗鲁的拖了下来。“

  “我看见你从那里向着我冲了过来,跟平常的你,那个静止于空气中的你完全不同,今天的你飞驰在空中,风从你的耳边掠过掀起你的头发和你的衣摆;你一定不知道自己跑的有多快吧,你的脚步溅起的气流,让草叶疯狂的舞动着。”

     “你扑向我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的眼睛,就像是被海底火山搅动了的水流汹涌的深海。”青年如是说着。

       奥兹华尔德至今都记得,那时杰克的眼睛,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死海一般,不见波澜。   




   

3.远东豹的照片

       

       奥兹华尔德的红外相机拍摄到了一只雄性远东豹。

       这是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举个例子,莱维对此激动不已,照片洗出来他便拿了一张像个拿到了心仪的玩具的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出了门。然而一个月之后,一位金发青年上门拜访了奥兹华尔德。

   “我想,我们一定是非常有缘分,”青年说,“这是我最近刚刚拍摄到的照片。”奥兹华尔德端着咖啡听着他热情的客套话,听到青年打算给他看些什么的讯息时他的眼中才隐约闪烁出一些光彩,接过青年的照片仔细的端详着,奥兹华尔德照片之中的光景似乎非常的熟悉,他仔细的辨认着照片中的树木才发现这照片的拍摄地和自己一个月之前的照片拍摄地相差的距离并不远,从照片中他甚至能指出自己的相机大概就固定在哪个位置;更重要的,照片之中同样有一只远东豹——不同的是,那是一只雌性远东豹。

       “据我所知远东豹一年只有一次交配期,”金发青年说着,“这两只远东豹错过了一个月,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遇到彼此;如果不能的话,也许他们就要再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了,或许要更久才能相遇。”青年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哀伤,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奥兹华尔德,也许是为了错过了繁殖期的远东豹或者其实是为了这个感伤的时间差,“也许正是因为是人类我们才比他们更幸运一样,就算错过了一个月,现在我们依旧相遇了,不是吗。”

       奥兹华尔德差点拿起电话叫了警察。

  

     ……

       

       一年之后,在某自然杂志上刊登了这样一幅珍惜的照片:一片光影摇曳的树林之中,两只成年远东豹带着他们的幼崽走在兽道之上。

莱维拿着杂志几乎要笑翻在沙发上。

  拍摄者的署名:奥兹华尔德和杰克·贝萨流士。

 



4.秋初的太阳雨

     

       秋日的天气总是让人觉得又爱又恨,你站在阳光下发个呆的工夫云彩便会自顾自的飘来把太阳挡住,然后在你正准备抬头指责它的时候它又将太阳让了出来,就这样循环往复。同样,秋天的阵雨也是如此,当你看到天空被乌云遮蔽起来准备找地方避雨之时,瓢泼一般的大雨便瞬间将你浇个头,然而好不容易等你带了雨伞的时候,才刚刚打开淋湿了伞面雨云之中便透过了几缕阳光。

       奥兹华尔德默默撑着伞叹气,叹息着这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秋雨,同时又庆幸着自己出门时顺手带了雨伞出门。秋日的云彩总是像个调皮的孩子,不安分的来回飘动,刚刚天空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此时已经有一半的天空被阳光照亮,然而自己所在的黑云的统治区域则还在下着蒙蒙的细雨。

       奥兹华尔德不禁开始好奇,积雨云的边缘会是什么样。

 

       一条并不算宽阔的马路边,杰克倚靠着路边的灯杆抬头望着天空。他站在马路的便道上,午后的阳光肆意的洒在公路上,洒在他的金发上,然而马路的对面却被乌云笼罩着,甚至便道的瓷砖上还有被雨水打湿的水渍。

       也许这是只有秋天才能看到的景色吧,金发的青年笑了笑掏出手机。难得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欣赏秋初的雨,还是记录下来吧。在杰克的屏幕里能很清晰的看到马路两边一阴一晴的景象,透过镜头,杰克发现了撑着黑伞的青年正站在对面的乌云下保持着和刚刚的自己同样的姿势仰望着天空。

       “嘿——”他想着黑衣服的青年挥着手,像个傻瓜似的。

 

       奥兹华尔德隐约听到了什么人的声音,他环顾四周最终将目光定在了对面的金发青年身上,他正向自己挥着手,仿佛还在喊着什么。

     

     “你也是,来看秋初的太阳雨的吗——”

 

 

-Fin-

 

剩下的几个梗都短的要死也就写个140字微博索性就不写了=L=

铁轨的震动声其实是我最喜欢的梗,怎么爆出来的已经忘记了不过真的很喜欢……写成这个样子,唉还是有点烦恼(血太阳雨来自于之前在马路上看到的场景,一边是晴天一边却在下着小雨着实的感觉很微妙,突然想着如果两个人在这样的地方相遇会是什么样子的www远东豹是植物课老师讲黑历史时爆出的梗,总觉得有种“错过”的隐喻在里边,不知道我混乱的文字里能不能让人GET到这个点……(沉痛 

突然又对自己的文字力感到了些许的绝望…………

 

快要考试快要忙死,梗越来越少了灵感之神救我(哭着

那么就这样吧(。


热度(17)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