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PH杰格】百年的黄顶菊(just练笔(……


格连踏进已然一片荒废的屋舍,贝萨流士家的大宅,由于时光的流动已经布满了沧桑,只要迈进这里,就似乎还能听到远古的寂静之钟的声响。然而格连能想到的往事远远不只有十年前的钟声,他脑中响彻的更多的声音,是黑暗之中传来的,锁链断裂的声音,自己的剑刃与杰克的剑刃摩擦碰撞的声音还有撒布利耶人民的哀嚎声。

这算不算是阴魂不散呢。格连自嘲的想着。

真是天真。


独自徘徊在空旷的地方似乎更能让人觉得寒冷,格连不禁扯了扯披在肩头的斗篷。

虽然还是有些迷茫为何自己要来到这里,但是格连还是觉得自己正在前往的是一个庄重的仪式,一个为了毁灭过去而进行的、朝向未来的仪式,然后举行这个仪式最好的祭坛,就在这大院之中。

并不是沉寂了百年的大钟,而是在这院子深处的一座低矮的坟墓。


阳光从塌陷的砖块之中照进来,打在那被绿色包裹着的墓碑上。时光的侵蚀已经磨灭了墓碑上的名字,然而只是看着它,格连就仿佛还能听到一个熟悉的旋律萦绕在脑海里。

他还记得一个声音说着:“这是我做的曲子,曲名叫做,蕾西。”


格连皱了皱眉头试图甩掉这令人烦恼的记忆——这也正是他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墓碑的四周开放着大片大片茂盛的小黄花,金黄色的花头和绿色的枝干,这熟悉的配色总让格连感到腻烦甚至怨恨。格连认得这刺眼的金色,肆意蔓延的黄顶菊,无论我怎样的想要拜托你你却无处不在。格连的脸因百年前的记忆开始扭曲,他抽出腰间的佩剑,剑锋在空中划出一道白光,下一秒,金灿灿的黄顶菊被锋利的剑刃撕裂,残缺的花瓣飞舞在空中。格连像是发疯了一般挥舞着佩剑,周身茂盛的草本植物被凌虐得七零八落,只有被撕碎的花瓣和叶片围绕着黑衣的青年舞动而起再缓缓的飘落。

格连停下了不断挥舞佩剑的手凌乱的呼吸着充满草香的空气,他无力的垂下了手臂,剑尖轻轻的点在地面上。他的黑衣和黑发上落满了凋零的花瓣,那被他自己掀起的金色此时像是要将他吞没似的,每一点都刺痛着格连的视觉。

青年无力的伫立在黄顶菊丛中,金色的阳光照耀在他的黑衣和黑发上。


这是格连·巴斯卡比鲁这一生都不曾察觉,也不愿承认的一件事情。

早在百年之前,那株黄顶菊便在格连的心中播下了种子;直至百年后的近日,格连早已无法将这顽固的植株从心中铲除,无论怎样做,它只会不停的在这片土壤上肆虐,直至这颗它扎根的心也化作灰烬为止。


明明只是一抹不起眼的金色,如今,他却成为了格连一生都无法逃脱的诅咒。



-Fin-



好久没写过洛福特了……结果就搞了这么个奇怪的练笔,感觉这样其实也练不出什么来((

这篇文的梗,其实是来源于植物课上老师讲的侵略物种黄顶菊……这种植物生命力强繁殖力强因此一旦生根长大就很难再铲除了,而且因为逗比老师的讲解极其洗脑简直就像贯口一样于是黄顶菊这种植物给我留下的就是一种洗脑式的印象。

于是……我就用它做起了文章。

在我心里我认为格连对于杰克的情感应该是由爱转为恨明明想要抹消却又无法消除的障碍一般的存在,我就爱用“诅咒”来形容我认为的格连对杰克的态度,结果它就真的和黄顶菊给我的感受重合了……就是想要表达这种纠结复杂的情感,实在是太难了………………不得不说,望月妈真是给人出了个难题|||

自认为写PH同人其实真的很难……因为无论是人物关系还是感情穿插都特别复杂,每个人和每个人之间的情感都是很多种复合起来的,这就让人特别纠结……写文的时候总是把握不好这些感情,唉真是让人捉急……

明明文字力这么弱还天天自己来找虐……我也真是个望月妈的资深M粉了(躺倒


就随便的写一写,下次再见☆

热度(3)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