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PH杰格】虚无之海(短打

睡前一个短打拯救一下自己破碎的脑子,求文力求脑洞OTZ
依旧是脑子有病系列。
手机码字累死了(……





格连很排斥去回忆起一些与杰克相关的往事。百年前的真相就像一个巨大的伤疤,每每想起那恼人的金发,格连只觉得那伤疤在火辣辣的灼烧着他的精神。然而今天记忆的火苗又肆意的燃烧着,像个永恒的诅咒似的。
“呀你醒了呢,今天的午觉梦到了什么吗?”
奥兹华尔德揉了揉刚刚睡醒还睡意惺忪的双眼,抬头便看到垂下的金色发丝,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透下来打在杰克的头上后背上,就算如此,那金发似乎却也不如他祖母绿色的眸子那样神采奕奕。然而奥兹华尔德只是淡然的对他说:“你今天又遮住了我的阳光。”
连声招呼都不打。
杰克尴尬的笑了笑,索性在奥兹华尔德旁边坐了下来:“你还真是冷淡呢……”他失落的说。
奥兹华尔德没有回应他,只是在心里默默算着自己已经有几天在醒来时看到的是这张脸而不再是被阳光打亮的绿叶。
“你不去找蕾西吗。”
“当然要去,”金发青年回答的非常爽快,他把双腿随意的伸展在草坪上,用双臂撑住微微后仰的上身,仰着头看着头顶的树叶,他长长的三股辫就随意的躺在草丛上,宛如一条懒洋洋的小蛇,跟他的主人一个模样,“蕾西很喜欢我哦。”他波浪式的尾音中荡漾着愉悦:“不过我呀,可不能把我的好友怠慢了不是吗,”他侧过躺着的头看着奥兹华尔德,碎散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随意的从肩上滑落,“所以,我每天都必须来见你啊。”
奥兹华尔德轻声叹了口气,他并不太喜欢杰克这份自作多情的友谊:“我们并不是朋友。”
“那么很快就是朋友了。”
“不会。”
杰克干笑了两声。
“我们来打个赌吧,奥兹华尔德。”杰克收回双腿坐直了身体,他将右手的食指轻轻搭在奥兹华尔德的嘴唇上,直直的注视着他的眼睛:“给我几天时间,我会让自己在你心里成为一个无法摸消的存在。”他带着笑意说着。
之后的每一天,奥兹华尔德都会在午觉醒来时看到杰克:有时醒来会发现那人靠在他旁边睡觉,有时在树上读书,或者一正看眼睛那人的一整张脸就在自己眼前。然而每每想起他说的话,奥兹华尔德便故意去忽略杰克,靠自己的意志去降低那个人的存在感。曾经奥兹华尔德会好奇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呆在自己身边的,那天他等待了很久才远远的看到疑似杰克的身影,他马上闭上了眼睛。从那之后,杰克似乎来的比以前更早了一些,无论奥兹华尔德的午睡多么短暂,只要他睁开眼睛,那个人就在这里。
这样的日子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有一天,杰克并没有出现。
格连不记得自己究竟用了多少时间强忍着混乱的思绪寻找那头金发,只记得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时那复杂的心情,想到这他不禁心烦意乱的摔碎了手中精巧的茶杯。
那句魔咒般的话语还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多年以后,格连•巴斯卡比鲁一再的避讳着自己去回想和反思那段扭曲又飘渺的友谊,那些关于杰克的回忆就像是一片死海一般,没有生气没有光亮,任何人只要踏进去就会深深的陷在里边,缓缓的沉入最黑暗的水底。
快点干涸掉就好了。
那片祖母绿色的虚无之海。


-Fin-

就这样了,晚安。

热度(14)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