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APH】血瀑布之旅(米英

期末前期在图书馆翻到了国家地理杂志,封面似乎是澳洲的赤水湖,名字是什么想不起来了,倒是对里面提到的南极洲血瀑布超感兴趣……然后就无节操的开了个脑洞(。

也因为这个被叽叽说我该开颅了……呢(灰暗


APH米英 现代架空向

↑call me架空战士(…… 好久没写米英,不过写完了还是觉得好开心,酣畅淋漓(蹦跶(喂

轻度OOC和不科学也许会有……它就是个意识流别在意((


———————————————————————————————


       阿尔弗雷德最终还是在网络上发布了征友启事,不过并不是一般的征友,他要的,是一位能够和他一起去一个理想的地方结束自己人生的伴侣,一个自杀伴侣。

       阿尔弗雷德也觉得这很疯狂,临死了还得拉上个两厢情愿的垫背的人,虽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怎么想还是觉得有点欠妥。

       ……那种启示,大概没人会去看吧。不,就算看了也会被当做开玩笑的。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同时也为自己要一个人赴死感到了一丝寂寞。

       嘿阿尔弗雷德你这矛盾的混账。

       他在心里默默地调侃着自己。



       然而世事的发展有时总是出乎意料的让人哭笑不得,就在阿尔弗雷德都快忘记了自己的征友启事并专心的寻找他理想的自杀地的时候,他收到了一个人的消息。

       [会到网上来发这种消息你还真是个寂寞的家伙呢。]

       对方这样写道。看来是个嘴巴不饶人的家伙。

       [不过,正巧我也想要个在最后一程同行的朋友,真是个滑稽的巧合,恩?]

       ……是啊,真是个滑稽的巧合。


       于是很快两个人便取得了联系方式,并商议着要见上一面,对方似乎已经不想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多呆的样子,一直在询问阿尔弗雷德的所在地并提出帮忙定个旅店什么的,阿尔弗雷德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公寓,索性直接让对方暂时住在自己家里。

       “我会去机场接你的,”阿尔弗雷德这样对对方说,“这么空的房子,不如多一个人来一起,晚上也不会觉得阴森森的。”

       “恩好的好的,上午10:40分到达纽约的飞机,深蓝色的拉杆箱,恩我?我会带着写着你名字的纸牌在街站口的~”

       “啊对了还有件事!请问你的名字是……啊是是抱歉现在才想起来问所以告诉我吧——”

       阿尔弗雷德因为一直在自说自话结果连问对方姓名这件头等大事都差点忘掉了被电话另一边的人狠狠地骂了一顿,他放下笔反复的念着这个人的名字。

       亚瑟·柯克兰。

       还真是个跟他的口音相称的名字。


       于是,11点40分,阿尔弗雷德如约……从被亚瑟的短信吵醒并光速从床上爬了起来后用了四十五分钟狼狈不堪的赶到了机场,在问讯台咨询过阿尔弗雷德得知了,亚瑟乘坐的飞机由于天气原因延后起飞了两个小时。

       下午一点三十分,两位青年在机场附近的餐馆了解决了正式见面后的第一餐。

      “阿尔弗雷德··F·琼斯……?”

      “恩?”阿尔弗雷德抬起头,嘴角上还蘸着沙拉酱。

      “……还真是个意外的吃得下睡得着的人呐。”亚瑟·柯克兰不禁拧起了眉毛,“你真的是在网上发布征友的人吗,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想要自杀的人吧?”

      “那么什么样的人才像是想要自杀的人呢?整天浑浑噩噩印堂发黑爬上大楼顶层坐着吹上半个多小时的冷风?那样的人最后只会被救下来而已,顶多在报纸上占个煎蛋大的版面。”阿尔弗雷德几乎是手舞足蹈声情并茂的,顺带一提嘴里还含着没嚼完的事物的,说出了一长串句子,句尾附带一个阳光无比的笑脸。

       ……我一定是,不经意之间招惹了一个神经病。亚瑟·柯克兰先生对于自己大老远从伦敦飞到纽约就为了见这么一个大脑回路严重短路的笨蛋的行为感到了绝望,不如说,真是想要现在、马上、立刻,去死啊!

       然而最后亚瑟·柯克兰还是和阿尔弗雷德来到了他的公寓,至少算是有吃有住,如果实在无法忍受的话,干脆死在这个蠢货的家里来点血浆四溅的视觉冲击当做道别礼物就好了。自暴自弃的亚瑟先生天真的想着。


       相处了几天之后亚瑟发现阿尔弗雷德的确是一个想要自杀的人,而且他的愿望似乎比自己还要迫切一些,只是有一点不同:阿尔弗雷德执着的想要找到一处绝妙的自杀地点。亚瑟发现阿尔弗雷德收藏了各种各样的地理相关的书籍,无论是旅游宝典或者自然风景遗产相关只要是包括了自然奇异景观的书籍阿尔弗雷德这里应有尽有。当亚瑟开始察觉到自己不知何时也开始翻阅着那些书籍并有些激动的想着“如果能死在这里倒也不错”的时候,亚瑟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家伙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了。

      “亚——瑟——吃饭啦!”

       亚瑟从书堆里抬起头,才发现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真是的每天吃着阿尔弗雷德的做的东西搞不好最后会连自己骄傲的时间观念也消失掉的话说之前自己下过一次厨房之后阿尔那家伙每天做饭时就跟抢厨房一般的积极到底是为什么啊自己的手艺明明比这家伙好多了况且还没有一股子蠢蛋味——

      “……真是别喊了都快死的人了还吃什么饭。”

      “不不不亚瑟你来想想我们是怎么约定的!”

      “哈?找到理想的自杀地一起自杀啊……这还用文——”

      “但是现在找到了吗?”

      “……没有。”

      “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活着?”

      “Bingo!所以不吃饭可不行来张嘴啊——”

      “啊——”

       啊,又被他带着走了……

       好想死。



       正如亚瑟·柯克兰所期望的,他们的死亡开始向他们接近。


       

       阿尔弗雷德把他的室友叫来了书房,他激动的样子像是一个第一次看到大海的孩子,他几乎是大声叫着,手里挥舞着一本杂志:“快来看亚瑟!你一定会喜欢的!”他这么说着,将手中的杂志拍在桌子上,“就是它,南极洲麦克默多干谷的血瀑布!”

       亚瑟惊愕的看着杂志上的照片,巨大的冰川之上流出的是暗红色的水,它们顺着冰川向下汇进冰川开裂下面的大洋,将海水染成血红色,俨然像是巨大的冰川中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亚瑟仿佛能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死亡气息向他扑面而来。

       就是这里。

       他似乎听见他的内心在这样说着。


       做好了准备之后,两位青年便向着他们向往已久的死亡出发了。旅途之中亚瑟才知道阿尔弗雷德是位探险爱好者,以至于他对自然的热衷让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知为什么,亚瑟居然开始觉得自己很理解这个家伙的想法。

       体验了几天探险家的生活,亚瑟·柯克兰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吃不消,如果没有自己在这拖后腿的话,阿尔弗雷德这会大概已经沉在南极洲的冰盖之下了吧。

      “嘿,快看!”

       亚瑟循声抬起头。一片暗红色刺入他的瞳孔,就像他在照片之中看到的一般,不,要比那震撼上百倍,上千倍。

       “真是太奇妙了不是吗?寒冷,黑暗,无氧的环境之中生存的细菌们使铁氧化呈现出这种骇人的红色,”阿尔弗雷德随手用手边的水瓶舀起一点水,轻轻咂了一口,“哦居然真的有股血腥味……亚瑟你不觉得我们来对地方了吗?!”

       亚瑟·柯克兰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表达此时的感情,他居然和这血瀑布离的这样近,和死亡的气息离的这样近——人类在面对死亡时的心境居然有如此的复杂吗?!亏了自己之前还在一直把死挂在嘴边,真是逊毙了……

       “我说,亚瑟,”站在他身旁的阿尔弗雷德突然说道,“我突然觉得,找到你做我的伴侣一起来这里是正确的。”他脸上挂着的笑容居然如同他们初见时一样的灿烂,亚瑟一怔,瞬间双唇便被钳住,柔软的吐息送进自己的口腔里,扰乱了本就有些急促的呼吸。亚瑟完全没有意向去反抗,下一秒他便感觉到自己拥住了阿尔弗雷德,感到自己和他一起失去了平衡跌进了冰冷的冰川血液之中。

      冰冷刺骨的水钻进他的衣服中,亚瑟感觉到全身瞬间被寒冷俘获,无法呼吸,无法活动,无法思考。死亡降临的现在亚瑟突然觉得自己原来是如此的平静。

       阿尔弗雷德湛蓝的眼睛满含着笑意,清澈的眸子中一直映照着一个人的影子。


       那是亚瑟·柯克兰最后看见的影像。





      -Fin-


  

就到这吧;;w;;

晚安☆(。

       

热度(4)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