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关于他与他不可避免的离别之日的小妄想***


————————————————————



这是最后一次与黑咲隼见面了,或者换一个更加直白的说法,今天是和黑咲隼道别的日子。

无论是赤马零儿还是黑咲隼,两位当事人今天都表现得一如既往,没有过多的对话,没有过多的接触,仿佛从这才是他们本来的世界线一般,没有一个人很自觉的表现得像是“最后一天”来临,他们只是静静的以这段时间他们已经确实适应了的存在方式生活着,并在心里默默的珍惜着这份最后的宁静。LDS的社长先生依旧工作到很晚,看了看时间,他终于肯合上公文包踏上了电梯。


夜晚中高耸的LDS大厦顶楼仿佛是占星师的占星台一般,尽管星星的光辉已经完全被城市夜晚的霓虹所遮蔽,赤马零儿从电梯中踏出来望见的第一个场景便是在晴朗深沉的夜空之下伫立着的黑咲隼,他身后的次元之门亮的像是午后的太阳,只叫人觉得刺眼无比。

“还以为你害怕哭鼻子不会来了。”

“嘴上这么说着不也好好得在等着我来和你道别吗。”

“只是想善始善终罢了。”

完全没有一句符合气氛的话,却微妙的符合两个人的相处风格。黑咲隼并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只是长舒了一口气:“既然见到了,那么我走了。”话音一落他便果断的转身,凛冽的夜风吹动着他的衣摆和两边的鬓角,掠过皮肤的触感就像是刀子。


“隼。”

赤马零儿的声音截住了他刚要迈出的脚步。


“还有一件事。”赤马零儿望着眼前人的背影顿了顿。


“笑一个。”

“哈?!”


黑咲隼几乎是以一副战斗姿态转回身来,硬要说的话,活像一只扑棱着翅膀凶相毕露的鹰:“最后还想要打一架嘛,赤马零儿。”

社长先生是早已看惯了这只鸟炸毛甚至张牙舞爪的场面,即使是今天,他推了推红色边框的眼镜,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不肯也无所谓,”他说着转过身去,道出了一句比较符合“离别”这一场景的台词,“一路顺风。”


对方没有回答。赤马零儿向前迈步,他听见黑咲隼沉重又急促的脚步声,但是很快脚步声的频率就放慢了下来,越来越慢越来越轻已经完全丧失了刚刚如同夜风一般果断凛冽的架势——然后脚步声停了下来,踌躇不定。赤马零儿跟着他的脚步声一同停下,他转过身看见黑咲隼已经站在了通往另外一个次元的大门前,双手握拳低着头站在那个距离自己的世界还有一步之遥的地方,然后他转过身,目光与自己的紫色瞳孔交汇。

那一瞬间,赤马零儿第一次见到黑咲隼金色的眸子之中满溢的笑意和嘴角勾起的小小的弧度。





-End-



觉得自己的语言无法描绘出隼爷的笑容……。

病犯完了我去做运动(。

热度(6)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