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PH杰格】怪盗paro


杰格怪盗paro,但感觉写得像是少(lian)女(ai)漫画一样,其实也不错,我就是希望大爷们能好好的谈一场恋爱

是个甜到齁死人的段子所以拿出来给尼雅写生贺,能认识萌点如此重合还能对上脑电波的画手妹子真是太幸福了TWT



——————————————————————————



“呐快点讲给我听吧,莱维。”

蕾西几乎是半个人都探出了窗户,一边听着电话那边的人兴致勃勃的描述着今天的奥兹华尔德一边用左手的手指玩弄着自己的头发。秋末的风虽然温和却也有些寒冷,少女肩上披着外套一边笑一边望着夜空,然而映入眼帘的只是被灯光遮蔽了光辉的夜幕。


“我能理解的哦,哥哥每次看着那个人的表情,就像是在望着天上启明星一样。”

“但是,谁能想到那位维纳斯却真的送来了玫瑰呢?”少女说着咯咯的笑了起来,温柔的目光又落在了窗外身材高挑的黑发青年身上。


事情发生在今天早上,莱维一到办公室就看见奥兹华尔德正在对着警局的门卫小伙怒吼,几乎整个走廊里都回荡着他的咆哮声,而办公室里的人更是被这份气势吓得战战兢兢。

虽然说这已经可以算是办公室的日常了,自从奥兹华尔德接下了那个怪盗的案子之后就一直如此,一张俊美的脸上天天锁着个眉头。

莱维笑呵呵的安慰好了吓坏的门卫之后差点就要在返回办公室的路上给蕾西打电话,但是迫于自己仅存的一丝对于工作的尊敬他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尽管如此他还是一路大笑着回到了办公室里。推开门之后莱维一眼就看见此刻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散发着杀气的奥兹华尔德,他的桌子上放着一件与此时的场景非常不搭调的东西——一大捧玫瑰花,然而也就是这一捧玫瑰点燃了奥兹华尔德的引信。


这束花来自一位近期让奥兹华尔德警官烦恼不已的角色。

怪盗Jack,那个人如此称呼自己,预告书上通常也是以此落款,虽然本质上是个小偷但是这个人的行动风格却异常的华丽且怪异,一旦发出了预告书之后,那位怪盗便会准时出现在预告地点,穿着一件颇为显眼的绿色古典长袍嘴角挂着一副万年不变的微笑,但是没人知道他的面具下边到底会是一张怎样的脸。

莱维记得每次只要看到奥兹华尔德气拧着眉头的冲进办公室的时候手中一定有一封白色信件,在这里的便是怪盗的挑战书;然而今天,迎接奥兹华尔的确是摆在桌子上的这一大捧红玫瑰,里边放着的赫然是怪盗Jack的预告票,奥兹华尔德马上跑去询问是谁把花束摆在这里的,却没有从门卫那里得到半点有价值的回答。


“早上的场面还真是想让你看看呢,”莱维回想着早上的情景都忍不住的叹气,“我忍不住在想你家哥哥是不是在活火山里出生的。”

“看眼睛就知道了哦,我家的哥哥生于火山岩的晶洞里。”



“再告诉你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吧,蕾西,”莱维神秘的笑了起来,“那封预告书的内容——”


「今晚,我将前去奥兹华尔德警官之处取走他最珍贵的宝物。」


“上面这么写的哦。”

“蕾西……?”


少女这才懂了为何今天会有这么多的警察在自己家守卫,自家的哥哥则完全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直直的戳在门口,两只眼睛像是寻找猎物的老鹰一般捕捉着周围的一举一动。蕾西大概能想象到奥兹华尔德今天在警署里的状态大概是什么样子的,尽管被莱维描述的很好笑,但是依旧很可怕。


“这么迟钝的哥哥,竟然也能当上警官呢……”




不得不说,奥兹华尔德是一位好警官。性格冷静稳重又身手矫健,虽然人呆了一点(莱维谈)但头脑确实不错,这一良好印象却在某一天被一张小小的卡片给击碎了——这就是Jack的预告票。奥兹华尔德不清楚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偷究竟是为什么要可以寄一张行动计划给自己,最不可思议的是明明知道他的行动自己却依旧抓不到他,几次下来这种疑惑就变成了一种烦躁的执念;他甚至开始每天早起跑步,下了班再去美术馆或者博物馆周围熟悉地形,专门记住那些迷宫般的小巷和隐蔽的逃生通道,只为了能让自己的追捕能够更加顺利。有时奥兹华尔德也会思考那副面具之下究竟会是一张怎样的脸,但是能够匹配那头晃眼的金发和灿烂的笑容的脸庞,凭他自己的脑子根本想不到,但他却从未放弃过思考这个问题。

“你这,简直就是恋爱嘛。”每次莱维都会笑嘻嘻的如此嘲笑奥兹华尔德,然而后者一口咬定这是好奇心。

“也是呢……每天让你如痴如醉的踩点寻找线索,大晚上就算肺泡炸裂也要追着跑遍半个城市家伙,我也忍不住想知道究竟长的什么样子了。”

奥兹华尔德总是觉得莱维的话语是在戏弄自己,但是却又没觉得有什么不对。S城的夜晚总是灯火通明,天上的银河在这灯光之下都会显得黯淡无光,然而就在这样的城市里,突然间出现了一颗金色的亮星,他每晚穿梭在城市之中,所到之处有人惊呼有人喊叫,有人气的跳脚也有人惊奇的大笑,还有人锲而不舍地追逐着他的星光。奥兹华尔德从不否认那颗星的耀眼,他只是想不通那星光究竟从何而来;然而今晚他的疑惑又多了一个,那束光又究竟想从自己这里取走什么。


奥兹华尔德叹气,整整风衣的衣领,再仰头,看见那颗亮星不知何时已经挂在了自家的楼顶,还挥着手向自己问夜安。





左转,右转,向前500米有条胡同……

奥兹华尔德跟随着大脑里的GPS飞快的穿过一条条小巷,是不是的抬头望着那个在屋顶上上蹿下跳的身影,那条长长的三股辫也跟着主人的动作一同活蹦乱跳的。不远处便已经是怪盗指明的大楼,奥兹华尔德在门口抬起头望着这座摩天大厦完全想不出除了电梯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到达顶楼的方法,于是他用最快的速度跑进去,在电梯上还给蕾西打了个电话。

踏上大厦的顶楼时奥兹华尔德忍不住用手去去整理被大风吹得凌乱的刘海,楼顶的探照灯将周围打的如同白昼一般,在一片灯光之中他看见那个熟悉的人正伫立在大楼的边缘居高临下得欣赏着城市的夜景,直至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时他才转过身来,脸上的笑意比之前的每个夜晚都要灿烂。

“晚上好,奥兹华尔德。”平静得仿佛是和朋友煲电话粥的开场,“我还从不知道你有个如此美丽的妹妹。”

奥兹华尔德的神色复杂,想想自己一个警官却在这大半夜的听到一个怪力怪气的小偷夸奖自己得意的妹妹,这场景在他拿到警官证那天可完全没有想到过:“到此为止了Jack,今晚我要亲手将你逮捕。”

“你对我还真是执着,真高兴啊。”怪盗开朗的笑了出来,只是与往日不同的,他今天没有再从大楼之上一跃而下躲进光怪陆离的灯光之中而是一步一步的靠近了奥兹华尔德,一声声清脆的脚步声被风卷起回荡在顶楼四周。


奥兹华尔德从未想过这次倒是轮到自己后退了。

但他不能。

Jack伸出的手已经到了自己眼前,奥兹华尔德一把抓住他的手,隔着薄薄的白色手套能够感受到对方手心的温暖,暖得不现实;他惊讶的发现眼前的人有一双明亮的绿色眸子,那光辉仿佛从前被他盗走的博物馆中的祖母绿宝石,即使是在面具的遮蔽之下依旧奕奕的闪烁着。


“你听说过贼不走空吗,奥兹华尔德,”即使是被自己抓住了,怪盗先生似乎并不惊慌,脸上的笑容也丝毫没有退色,“既然发出了预告,我是绝对不会失手的。”

奥兹华尔德从口袋里掏出明晃晃的手铐:“总会有第一次,你被逮捕——”

话还没有说完,便是手铐落地的声响,咔啦啦的声音盖过了唇齿相交的两人暧昧又有些凌乱的呼吸声。

再回过神的时候奥兹华尔德看见Jack已经站在大楼的边缘,身后是一片炫目的霓虹。

“宝物,我已经拿到手了。”

他微笑,用右手的大拇指指了指心脏的位置,然后转过身便纵身一跃,宛若入水的锦鲤一般消失在了光之海中,只留下了一片亮闪闪的鳞片——


那个面具。

从那天开始他就一直静静的躺在奥兹华尔德的办公桌上,仿佛是代替不再行动的怪盗先生陪着一直追逐着自己的警官似的。




每当莱维再谈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依旧会添油加醋得把这个故事说得天花乱坠,然后在奥兹华尔德凶恶的眼神攻击下闭嘴,坐在一旁的金发青年则偷偷观察着奥兹华尔德的表情一边哈哈的笑着要莱维继续讲下去。不管多少次莱维都乐此不疲,但是故事总是在奥兹华尔德将面具放在桌子上时戛然而止。

“后来的事情我并不知道哦,”每次谈起这个莱维都会无比的沮丧,“突然有一天那个怪盗的面具就从奥兹华尔德的桌子上消失了。”

“无论我问多少次,奥兹华尔德都只是给我一个回答。”


“只是物归原主了而已。”




END


开头蕾西和莱维的对话里两个注

启明星就是金星,欧洲神话里启明星就是维纳斯女神,一生追求爱情

火山岩的晶洞里会发育紫水晶,一方面比奥兹华尔德的眼睛,一方面比他沾了杰克就炸的性格(?



热度(33)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