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YGO零隼】架空傻白甜(。



第一次见到黑咲隼的时候是在一家音乐酒吧里。


那几天赤马零儿对自己公司的星探很不满于是决定放下手头的工作出去溜溜,一方面见识一下这群人究竟是如何拿着自己发给他们的工资浑水摸鱼的,另一方面也抱着个撞大运的想法,出门的话也许自己能寻找到优秀的音乐人,这样的话他就能顺势好好的修理修理那群吃白饭的。于是LDS的总裁先生拿了几分表格装进自己的办公包里,揣上了私人用的手机在确认了锁好了办公室的门之后就光明正大的翘了班。零儿在大街上一走就是一上午,直到他路过伫立在广场上的大钟旁恰巧听到了报时声的时候他才惊讶的发现已经是下午两点。环顾四周零儿想起在这不远有一家音乐酒吧,虽然他不太喜欢那里的装潢,即使就在如此阳光明媚的下午那里也黑得像是没有月光的夜晚,但偏偏就是这种昏暗的气氛吸引了不少有个性的乐手经常在那里卖弄自己。尽管有些厌恶的负面情绪,赤马零儿还是打开了酒吧的推拉门,无论来多少次都让人有种是在跨越晨昏线的错觉。

一进门赤马零儿就感受到了店里扑面而来的不友好的气氛,他甚至以为这里什么之后变成了地下拳击场之类的,酒吧里的人全部都在关注着大厅中间的小舞台,他们攥着酒杯发出此起彼伏的怪声,叫好或者倒好,还有些在煽风点火火上浇油的挑逗。舞台之上面对面站着两个人,光是从远处看似乎就能闻到刺鼻的火药味,只不过他们手中的并不是夺人性命用的武器,而是乐器——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便是乐手的武器。

赤马零儿找了个偏僻的座位坐下,他知道被称作“斗乐”的活动,这是乐手们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不仅仅是流行摇滚等流派的乐手会参与,就连许多古典音乐人也热爱这种切磋方式。零儿听见台上那位背对着他的乐手拨动了吉他,低沉嘈杂的电子音便从扩音器里溢出来直接冲进自己的耳朵里,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周围的人都像是邪教徒似的跟着音乐疯狂的甩头甚至尖叫,最神奇的是一旁跟着即兴伴奏的鼓手甚至用鼓棒打到了自己的眉头却也浑然不知。


轮到另外一位乐手演奏时,周围的环境陷入了一番诡异的沉寂。站在台上的青年虽然身形细瘦却显得坚定无比,周围的环境对他丝毫没有产生影响的样子,宛若是一颗从地底破土而出的钢钉。赤马零儿承认自己被这个身姿吸引到了,尤其是看到他闪着锐利光芒的金色眼睛,零儿突然很期待他的吉他会奏出怎样的旋律。

青年长长的输出一口气,闭上眼,然后就在再睁开双眼的瞬间他的周围仿佛掀起了一阵旋风。他的手指在吉他上划出几个安定的音符,仿佛是水滴滴在平静的湖面上,拉长的音尾则是最后飘落下来的树叶静悄悄的点在水面上激起一片涟漪;而就在下一个的瞬间,狂风骤起,快速而骤变的音符宛若是一场暴风雨一般席卷着赤马零儿的大脑。零儿看见青年白皙的手指在吉他上疾速的掠过,只要稍稍眨下眼睛就会错过好几个动作;他仿佛正处于暴风眼的中心,千万个迥异的音符跟着风暴席卷过他的周围,它们在风中舞蹈在风中狂奔甚至高声大叫,然后就这样旋转着直直的冲上天空画出亿万种不停的轨迹然后再同个一瞬间一起炸裂开,碎片如同是饱含着极光的星屑从天空中倾泻而下最终再湖面上留下光怪陆离的倒影。


赤马零儿听到雷鸣般的喝彩声,他眨了眨眼才恍然从青年的音乐中醒悟过来,他看见那个身影拉开了酒吧的门,想也没想的就追了出去。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黑咲隼。

也是第一次在摆出了LDS音乐唱片公司总裁的身份之后却被拒绝了。

黑咲隼当时用强硬的语气说不想要在他的公司出道,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没留给零儿。


赤马总裁第二天便召开了个大型会议严肃的批评了公司内部近期令人失望的业绩和不可容忍的差劲的工作态度,没人见过赤马零儿发过这么大的火,散会之后人们几乎全部的谈话内容都是对于自己之前的工作和总裁这从未有过的火气唏嘘不已。




没过多久赤马零儿便再次找到了黑咲隼,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后他几乎将黑咲隼拖进了自己的车里便直接开往了办公室,行径完全和驾车拐人的人贩子如出一辙,就连零儿的司机都默默地担忧明天自己也许会和公家车一起出现在报纸或者是早间新闻上,唯独主谋先生却一点不安都没有。

如果你问起LDS唱片公司里任何的一位职员关于一位青年乐手的事情,他们一定会说起那天赤马零儿拽着一个背着吉他的冷峻青年气势汹汹的走进办公室还随手锁上门的事,因为那天就像是一个新的开端,几个月之后那名被总裁先生拐带来的青年就成了LDS公司最成功的一位音乐人,星探们也因此大受鼓舞,公司的业绩出现了神奇的上升。




没有人知道赤马零儿是如何说服黑咲隼的。

除了两位当事人自己。



黑咲隼拧着眉头看着赤马零儿锁上了办公室的门,他站在门边瞪着零儿,后者则和他面对面同样平静的望着他。隼感到不耐烦,伸出去开门的手被零儿一把攥住,最后他烦躁的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不一会茶几上放上了一杯茶,赤马零儿亲手泡的。黑咲隼举起杯子却没有喝,他望着站在窗边一言不发的人又把杯子放了回去。

“你究竟想干什么,”隼的声音也如同他的人一样,坚毅沉稳的声线,“我是不会在你的公司出道的。”

“为什么不呢。”

“不为什么。”

“总得有个理由。”

黑咲隼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是因为你妹妹吗?”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零儿很明显的发现隼有些动摇了。

“为什么你会知道琉璃。”

这次沉默的人换成了赤马零儿。


黑咲隼曾经有一个双人乐队,成员是他和她的妹妹琉璃。

只是随着妹妹琉璃的离世,乐队也只能以一个悲伤的散场告终。

也正是因此,黑咲隼喜爱音乐,同时也痛恨音乐,或者说是痛恨着无法从过去之中走出来的自己。



赤马零儿完全没有预料到琉璃的话题会让场面有些失控,只是关于这个话题谈上几句黑咲隼的情绪便开始不稳定,他甚至将茶杯碰到了地上,瓷器的碎裂声在屋子里显得清脆无比,就像是隼的理智碎掉的声音。


他们的谈话彻彻底底变成了争吵。零儿提高了自己的音调,但这却依旧敌不过情绪凌乱的黑咲隼的气势,不过这也让他马上冷静下来听着眼前的人不停的用略带嘶哑的嗓音喋喋不休的吐出的话语,无论是关于他自己关于琉璃还是关于他弹出的旋律;他突然理解了那天隼在斗乐时奏出的那种音符的冲击感,那俨然是一个生活在靜匿之中的人的世界在一瞬间土崩瓦解只剩下暴风扬尘的场景,那场龙卷风无疑就是隼的内心从未停息的风暴,凛冽,刺痛,然而即便如此他还依旧渴望着暴风雨过后的新生活,因此那天所见的湖中倒影才无比的美丽。


抓住黑咲隼的手臂时赤马零儿清楚得看见隼惊讶的神情,他将对方拉向自己随后便吻住了隼的双唇。

在那双暗金色美丽的眸子里,零儿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上一秒还回荡着激烈的话语声的房间此刻完全寂静了。





赤马零儿在沙发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做了个好长好长的梦,印象深刻的仿佛是来自异世界的记忆一般,然而他却不记得自己梦到了什么。他看见他的身旁,隼垂着眼拨弄着怀里吉他的琴弦,一个个澄澈的音符仿佛是从天上滴下来的月光。

零儿揽过隼的肩膀,音乐声戛然而止,寂静在屋中展开了一片透明的色彩,宛若夜空之下镜子般的湖面,绰绰的闪着星光。





END

热度(17)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