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赤马x泽渡

光爷说如果我给她写她就去吃PH,为了卖安利我拼啦(。

不过泽渡哥还真是好可爱(。


***


赤马零儿如期到达约定的对战地点,这也是他平时最熟悉的地方,LDS的顶楼;电梯的大门缓缓打开,顶楼喧嚣的风掀起他的围巾,他不禁用右手遮挡一下如同刀子一般掠过脸颊的流动空气,完全忽略掉了顶楼之上一览无余的网舞市夜景而是直勾勾的望着他正前方逆光站着的对手。尽管自己收到的挑战状是匿名的,但是在打开那张字条的瞬间赤马零儿便早就知道了这个人是谁,毕竟自从骚动一开始他就一直不停的在LDS中战斗着,不停的获胜然后驱散蛊惑了自己学校学生的邪恶,他一直知道还有那些漏网之鱼,然而今天还没等到自己放饵这个家伙终于自己找上门来了——因此看到对手的瞬间赤马零儿只是觉得理所当然,虽然在电梯里他还有过一瞬间怀疑自己的猜测,但是如今这个熟悉的身影就在这里,即使他身上散发着令人不悦的邪恶的气场,赤马还是认得那副笨拙的模样。

“终于敢向我露出獠牙了吗,”赤马一步一步走上前去,鞋跟和地面每碰撞一次就会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就仿佛战前故意挑逗战士们心脏的鼓点,“不过,这用借来之物草草磨尖的牙齿能有多少出息。”鼓点戛然而止,寂静的空气中只回荡着心跳的声音,赤马零儿端起装备着决斗盘的右臂,深思宛若一位持剑的帝王。

“你说呢,泽渡?”


决斗过程并不那么顺利,虽然赤马零儿也已经预想到了,但看着自己一点点减少的LP他还是微微皱起了眉。即使是个笨拙的家伙,他好歹也是LDS的人,更何况现在还有那个粘着他的黑暗意志从中作梗。他看见泽渡抽卡,看见他银灰色的眼睛中闪烁着奇异却无神的光芒,看见他的脸上带着并不适合且不属于他的笑容,那个样子阴森森的,完全和他平日的狼狈样子重叠不上,还有他一直在不停念叨着的话语也是。

“我已经得到重生了!”他说着,将抽来的卡片加入了手牌。

“我已经不用再畏首畏尾的躲着你了!”他说着,将卡片拍在决斗盘上。

“不要再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了!”他说着,挥出左手用食指直指着赤马零儿,仿佛那是一把利剑。

然而赤马此刻看到的确是泽渡全身都在颤抖着,尤其是他紧缩的瞳孔;听到的话语也全部都是颤抖着的。

于是赤马零儿瞥了一眼自己仅剩一点的生命值,抽卡。


泽渡的生命值归0的瞬间,赤马零儿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泽渡身上消逝了,他抬头目送化作一缕黑烟飘散到空中的邪恶,眼中充满了轻蔑。败者的泽渡则像是灵魂也被邪恶带走了一般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上手和头无力的下垂着,赤马看不到他的脸。

嗒,嗒。

这次是宣告战事结束的鼓点,声音清脆却能将败者虚伪的梦境全部震个粉碎。泽渡抬起头就看到赤马零儿走到了自己的跟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自己却完全被笼罩在对方的影子里。他大叫,一声比一声的声音更大最后变成哭喊,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后倾最后只能完全堆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抑制住自己,他不停的哭喊,一边哭一边战战兢兢的蹬着腿尽可能的向后移动,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直到再也叫不出来,他才用嘶哑的声音吐出第一个清晰的句子。

“社…长……”他的下唇抖的厉害,仅仅两个音中甚至夹杂着他他的牙齿上下碰撞的声音。

赤马零儿没有说话,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端详着泽渡,他已经完全挪出了自己的影子,在屋顶明亮的灯光下他能清楚的看清楚泽渡的表情,还是那么笨拙那么狼狈,但即使这样一个人也算是他LDS之中比较优秀的一份子。

“你是这么惧怕我的吗,泽渡?”

“你,害怕被我这样俯视着吗?”

赤马零儿看出泽渡的神情发生了些许的变化,尽管那还是一张没出息的哭脸,泪痕如同瀑布似的几乎霸占了泽渡的脸颊,甚至眼泪还一直控制不住的往下流,但是泽渡的目光却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双眼睛还没有变得黯淡,那之中的混沌刚刚已经和邪恶一齐消失在天空中了。然后,赤马看到泽渡开始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的身体颤颤巍巍的,完全站不直,就像是面对着豹子的小鹿。泽渡低着头,偷偷抬眼瞄了一眼赤马,发现他在注视着自己之后马上又把目光移向了地面,最后发现自己完完全全被那双紫色的眸子锁定住了又战战兢兢的对上了对方的眼睛。

这次,泽渡看见赤马的嘴边似乎带着一抹细微的笑。


“看来,好好地站在我面前的出息还是有的啊。”


泽渡清楚得听见赤马零儿对他如此说道,听见他一步一步远离的脚步声,还有自己凌乱的抽泣声。


END


热度(3)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