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PH】【百年组】关于某位人偶师之死(架空

纯架空,黑童话感,文风崩坏(……

之前的一个神奇的脑洞,大阴天的还这么冷真适合写这种有病的东西啊……



-----------------------------------------------------------



蕾西死了。

一直从杰克来到教堂开始,走在送葬的路上,最后来到墓地看着精美的棺材被放进挖好的坑洞里,上面的烫金字一点点被泥土覆盖至最后地面又被填的平平整整,所有人都一边哭泣一边对杰克表示痛失这位美丽少女、痛失未婚妻的同情,而杰克却始终带着一副平静的表情,看着这从头到尾发生的一切,感谢大家对他的安慰,心理则一直只重复着这四个字。

蕾西死了。

“她走的时候,安详的像个天使一般。”

“谢谢您。”


杰克抬头望着天空,今天的天气真是完全不适合举行葬礼,澄澈的天空,温暖的太阳,还时不时有小鸟掠过视线。

“是你喜欢的天气呀,蕾西。”

杰克回头最后望了一眼矗立在那里的墓碑,地上还放着他亲手摆上去的鲜花。

“晚安,蕾西。”

他转身,迈步,仿佛这场悲剧的一切戏码都与他完全不相干一样。



来到珠宝店的时候,杰克发现今天店里连一盏灯都没有开,虽然是白天,但是偌大的店铺里窗户照进来的阳光实在显得很无力,莱维缩在阳光无法照到的角落里,看见杰克走进来,他晃了晃手里的酒瓶:“这瓶可是我的收藏里最烈的哦。”莱维说这从桌子里拿出两个杯子,打开柜台后边的小门进了里边的房间,杰克顺手反锁了店铺的大门,跟着莱维走进去。

“还真是难为你了呢……即使是这种事情居然还是一副嘴角上扬的表情,你难道是杰克派来做替身的人偶吗?真正的杰克应该已经趴在桌子上哭天抢地了,”莱维趴在桌子上,右手手指贪婪的攀着斟满的酒杯,“所以你在我这里嚎啕大哭也没有问题哦?”

杰克仰躺在沙发上透过装满烈酒的杯子看着莱维,杯子中他的脸扭曲的让杰克觉得莫名的好笑:“哈哈……我啊,”他将杯子从眼前拿开,“还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种事情……”说着他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随意的用袖口蹭掉了嘴边漏出的酒水。

“真是的……你一滴眼泪都不掉的话,我还有什么脸流泪呢。”

“杰克,你现在的脸上,不就是充满悲伤的表情吗。”


第二天杰克醒来的时候就觉得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思忖了一会他才想起在莱维家的宿醉,四下看了看他想莱维大概已经在店里了,就在这时,银发的青年就扶着脑袋一脸憔悴了推开了门,他的另一只手上还捧着一个精美的盒子。

两个人相视一笑。

“今早我可又被医生骂了哟——”莱维带着诉苦的语气,脸上却还是笑嘻嘻的,“说我再这样下去基本堪比服毒自杀了……”

大概是刚刚经历过深爱之人的死亡,两个人的目光都显得有些暗淡。

“我有样东西,想要交给你。”

莱维将手里的盒子递到了杰克的眼前,打开盖子,里边躺着两颗被切割成同样大小的紫水晶。

“它们,就像是一双炫目的眼球。”莱维说。

“可是我却想不出什么样的人偶可以拥有这样一副眼睛。”

“就把它们交给你吧杰克,”莱维笑着,“人偶师先生。”



杰克跌跌撞撞的挪回了自己的家,路边也遇到了许多人照常和自己打招呼,虽然他们的神色都不像平时那么自然,但是他们依旧友好的问候自己,这让杰克突然觉得这个镇子也真是太小了。今天他家的大门前依旧有两个来玩耍的小孩子,一个留着一头黑色的卷发,另一个,他的弟弟则有着一头金发,那头发的颜色和他小小的哥哥的眼睛一模一样。杰克照例掏出口袋里的糖果分给他们一人一颗,虽然这是昨天他出门时带着的,由于昨天的葬礼才没有送出去。两个孩子笑得像天使一样,金发的弟弟还拉着杰克的手安慰他。杰克摸了摸两兄弟的头。

“谢谢你们。”他说。


之后的几天里都没有人见过杰克,他一步也没有踏出家门,街道上突然少了一抹穿梭于街市中的金色。有的人窃窃的说着不好的谣言,人偶师去陪伴他的未婚妻了呀,他迷恋上了招人魂灵的巫术了呀;每次那两个时常在杰克家附近玩耍的孩子听到这些谣言都会不满的打断他们,孩子们说:“每天人偶师的家里都会传出好听的钢琴声呢!”

人们听了就会马上改口:“他还需要时间去调节自己的心情呀。”


杰克出门的时候带了一个小篮子,他在里边放着糖果,临走前就搁在自己家门前。今天他又像往常一样在街道各个店铺中穿梭,购买着制作人偶需要的材料并保养他的工具,他还不忘路过珠宝店时隔着大橱窗和莱维打个招呼——宛若今天前的葬礼并未存在过一样。从出门开始杰克就开始计数,数着今天到底有多少人对他说“好久不见”,然而到再回到家的时候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数到了多少,他知道的只是,无论他数到了多少那个数字都应该再加上2,因为回家时他在篮子里发现了两张字条,每一张上面都用一种歪歪扭扭的字体写着“好久不见人偶师先生。”,杰克不禁笑了起来。

夜色已悄悄降临,杰克望着天上的繁星居然觉得心情格外的舒畅,昨晚的天空也是如此的明亮,就在这个夜空之下杰克的脑海中终于浮现出了配得上那对美丽的眼睛——莱维送给他的紫水晶——的人偶的模样,杰克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这几天他都整晚整晚的坐在钢琴室里,面对着屋里陈列着的所有经由他的双手制作出的人偶,反复弹奏着他为蕾西谱写的曲子,内心时不时的涌上一种畅快,同时泪水也没有停止滑落他的脸颊。一直到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时,杰克停住了手指,拉开落地窗来到屋后的庭院里,坐在草地上呆呆的凝望着夜空,一股纯粹的夜色透过他的眼睛流入他的心中,渗进记忆里和蕾西的容貌融合,又顺着记忆的藤蔓一点点的攀爬直到触到了那对水晶的光泽。消逝了几天的光又在杰克的眼中闪烁了起来。

从那天晚上开始杰克便一心扎进了人偶的制作,定型、打磨每一步都比从前的任意一件作品要精细的多,最重要的是,这次的人偶,杰克发誓要把它制作成真正的人一样,他抱着人偶的头模入迷的望着它,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拂过它的鼻梁,他心中默默的为它娶了一个适合他的名字,杰克决定要在为这颗头装好眼睛的那一刻便开始用这个名字呼唤他——尽管如此从开始动工的那一刻杰克就已经在心里默默的重复着这个名字了。

制作人偶时的每一步都是为人偶注入灵魂的过程。杰克一直这样说。

人偶就好似一个容器,当你最终为它注入了百分百的灵魂之时,才是人偶完美之时。

然而这次,杰克决心为它注入自己整个的灵魂。

头模经过了漫长的休整才完全与杰克脑中的轮廓契合,杰克抚摸着精细打磨过的“皮肤”,又一次梳理好了它的头发,才将那个尘封了许久的盒子打开——曾经躺在里边的紫水晶已经被打造成一双美丽的眼球,月光的光辉让它们无比耀眼。杰克的双手几乎是颤抖着的,小心翼翼的将这双眼睛装在那颗头上,然后他走到大厅的中央,所有的窗户都敞开着,明亮的月光将大厅打亮,人偶师双手捧着这颗头颅沐浴着最澄澈的月光,他几乎兴奋的要跳起舞来,他笑着,这些天以来他从未如此灿烂的笑过,他反复的念着它的名字,就像是个得到了珍宝的孩子。

“生日快乐,奥兹华尔德。”他说。

“再等等。”

“不过明天,我要先让你见一位客人。”

他将奥兹华尔德(的头)安置在大厅里正对着门的椅子上。

“想听音乐吗?”他走到钢琴旁坐下,手指落下那熟悉的旋律便响彻在屋子里,不过也有一些不一样,随着杰克心情的变化曲中也加入了一些之前没有的变调和和旋。知道这些变化的除了杰克,还有一双小小的耳朵。



第二天早上的天气灰蒙蒙的,杰克穿戴整齐,临走时还不忘戴上一瓶好酒。他答应奥兹华尔德今天要带回来一位客人,也答应过一个人要给他看看,最适合这双眼睛的人偶,他确实做了出来。杰克一路上几乎是踏着风一样,穿过小巷子跳过倒塌的货物箱还差点被疾驰而过的车子撞到,来到那个熟悉的路口,依旧热闹无比,只是有一些不一样,今天的人群全部围着他熟悉的珠宝店,杰克赶过去时最先看到的光景,是医生和他的助手从店里抬出一个全身被白布盖着的人,几缕银色的发丝垂在担架的边缘随风无力的飘动着。

灰蒙蒙的天,真令人讨厌啊,充满光辉的天空就这样被蒙上了阴影。


“还是按照我们的惯例来办吧,”杰克再次来到了这片墓地,拿着那瓶没来的斟进酒杯的烈酒,虽然这次他站在了不同的墓碑之前,但是这尊墓碑也是同样的冰冷,了无生气,“这次你毁了约哦,情节严重。”

“所以,这瓶酒是罚你的哦。”杰克说着将酒瓶横着拿起,浓香的液体便从瓶口缓缓流出,哗啦啦的打在墓碑前刚刚改好的土壤上,细碎的水滴和土砾飞溅在杰克的皮鞋和裤脚上。

回家的时候杰克第一次对两个孩子表示了歉意,今天没有糖果给他们。两个孩子摇摇头说没关系。

“今晚人偶师先生的钢琴声又会有变化了吧。”

“明天我们也带糖果给人偶师先生吧。”


即使是晚上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杰克眼中的光辉也暗淡了一些,他回到陈列着人偶和钢琴的大厅里,拉上了所有的窗帘,一个人独自坐在黑暗的房间的中央,地板上的凉意一点点的渗透过一副钻进他的身体里。

“抱歉奥兹华尔德,”他对着那双紫色的眼睛说道,“我,很想让你见见那位赠予你这双眸子的人。”

“但是如今,我也只能告诉你他的名字。”

“啊,还有另一个我希望你能记住的美丽的名字。”



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再见到人偶师先生,人们都说,从蕾西的葬礼那天开始,人偶师先生就已经死了——他的心已经死了。没有人去敲响那栋楼的大门,也没有人去访问过墓园里的那个悲伤的墓碑,尽管上面篆刻着一个美丽的名字。

孩子们的糖果一直没有送出去,他们每天用一个小篮子提着那些从两颗开始一直在不停变多的糖果,路过那扇熟悉的门时依旧带着期望的神情。

直到人偶师先生的葬礼那一天,这个篮子才被放在了杰克的墓碑前。

那一天来参加葬礼的人异常得多,但是没有什么哭泣的声音,人们多半是在谈论死者是怎样的人,谈论他灿烂的笑容,以及谈论他究竟是何时离开的,然而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葬礼之中一直站着一位高挑的青年,他一直一个人,没有人与他交谈,准确的来说,并没有人注意他,甚至没有人知道是他到教堂请求将人偶师藏在他生前经常仰望星空的庭院里。

黑夜无声的笼罩了小镇,杰克的宅子又变得空荡荡的。

唯独一个人一直伫立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墓碑上的名字。



第二天孩子们再次路过那栋熟悉的屋子的时候依旧习惯性的向里边探望,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屋子的门与平时一样打开了,高挑的黑发青年从屋子里走出来,仿佛他才是在这里居住了很久的主人。面对着门口的孩子,他默默的蹲下来,在他们脸上读出了异样的神色后,他开口说道:“你们好。”

孩子们礼貌性的和青年打了招呼。

“我是……”他停顿了一下,“我叫奥兹华尔德。”

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却依旧没有说自己是什么人;他转头看了看这栋屋子,又将头转回来继续和孩子们说话:“你们,喜欢之前住在这里的那个人吗?”

金发的孩子双手握起小拳头,异色的瞳孔里闪出一瞬的欢喜,但是又马上充满了悲伤,还没等说出话来却先哭了起来;一旁黑发的哥哥马上惊慌的给他擦起了眼泪,可最后也跟着抽泣起来。

奥兹华尔德温柔的抚摸着两个孩子的头直到他们停止哭泣,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糖果递给他们。

“谢谢你们。”他说,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


很快小镇里便开始谈论起了这位青年,他没有过去,没有亲人,没有人知道他;然而就在人偶师刚刚下葬之后他便开始居住在这里。有人传言那是被人偶师的灵魂附身的恶魔,也有人说人偶师没有死。

“他一定是很重视杰克的人呀!”孩子们说。

“每到晚上,他会整宿整宿的弹奏着杰克作的曲子。”



当太阳回到地平线之下,世界被黑暗笼罩之时,奥兹华尔德便会坐在那架钢琴旁,双手弹奏着那个熟悉的旋律;他紫色的眼睛在黑夜中又闪烁出宝石独有的光辉,几乎要亮彻整个大厅,随着那个旋律他就会想起在模模糊糊的黑暗之中一双祖母绿色的眼睛专注的望着他,一抹耀眼的金色打在他的眼中,那人的嘴角时刻是上扬着的,他对着他说着许许多多的事情,说着一个赠与自己眼睛的人,说着一个和旋律相关的美丽名字,还说着“为何我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你呢”这样的话,直到现在他能自己徜徉在这个世界上却依旧不能理解的话。

奥兹华尔德停止弹奏的手指,站起来走到庭院里,寂静的环境中他能听到细微的关节摩擦的声音,他知道那是来自自己身体里的声音。

无论对那双眼睛、对那个笑容有多深的记忆,奥兹华尔德却一直无法在脑中勾勒出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他站在墓碑前看着刻在上面的名字。

他不懂为何仅仅看着它就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种令人讨厌的却又如同日夜交替般不可阻挡的感受。

也并没有人告诉奥兹华尔的,此刻表现在他脸上的表情叫做悲伤。





-Fin-


觉得写的不明不白的小小的解释一下(。

★蕾西,杰克的未婚妻,死于疾病。

★莱维,珠宝商,嗜酒成性喝坏了身体,暗恋蕾西许久

★两个孩子,基尔巴特和文森特,非常喜欢杰克,经常在他家附近玩耍,即使是晚上

★奥兹华尔德,杰克用从莱维那里得到的紫水晶眼睛做出的活着的人偶,有着很模糊的被制造时的回忆,知道杰克是制造自己的人,也仅此而已



天哪写完自己都觉得太有病了…………感觉挑战了一把从来没尝试过的风格,就这么写了一晚上,一个我,也该吃点药了(。

真的写出来觉得OOC真的特别严重,天……我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呢(沉思

脑洞源于Lacrimosa的《Tranen der Sehnsucht》,并不懂德文找了找翻译是“渴望之泪”,即是听不懂歌词其实但从曲子也能听出这种主旨的感觉。起初听到时马上就脑补到了一副“孤独的人偶师抱着人偶半成品在漆黑的大厅中起舞”的画面(别问

然后就,嗯…………。

总之,写完了,觉得挺畅快的……犯完病的感觉,真好。

剩下的……就希望有人看到了不要来打死我就好吧(。





热度(14)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