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PH杰格】【架空摄影馆】【小·甜·饼】

猛然的小脑洞,架空摄影会馆w


话痨摄影师杰克x无口模特奥兹华尔德的私心^q^结果脑补着一般就出现了奇奇怪怪的角色了…………

看完99话整个人都不好了,随便码点小甜饼,大腿肉做的……(。



-----------------------------------------------------------------



       奥兹华尔德面无表情的站在大门前,就是迟迟不肯推开眼前的这扇门。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站在这种地方,至少他认为他永远不会来的地方——一家摄影会馆的门前。

      “哥哥?”蕾西望向面如死灰的奥兹华尔德,她能够准确的从面瘫哥哥的脸上识别出各种表情,"不需要这么紧张哦?"

       就这样,奥兹华尔德,186公分的黑发紫瞳帅气青年,因性格内向不敢踏进摄影会馆而被妹妹鼓(chao)励(feng),在心中默念了几遍“这样不行答应妹妹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即使是被逼着答应的也要做到”之后视死如归的推开了会馆的大门,当然这些心理活动青年很努力的让它们没有表现在自己的脸上。

       门口的柜台里坐着一位银发的青年,就在奥兹华尔德推开门时他正蜷在柜台后边的大老板椅上抱着自己的平板电脑玩着音乐游戏。奥兹华尔德看见他的手指随着平板电脑中发出的音乐声飞速的在屏幕上飞舞着,却又恰到好处地与音乐的节奏契合在一起;但是为什么门口的登记柜台后边要放一把老板椅呢……

       “蕾西,我想模特什么的还是不适合我,”本应放弃挣扎的奥兹华尔德再一次对妹妹表示了自己的不情愿,语气里掺杂着对妹妹的歉意,当然此刻还多了一些对这个地方微妙的第一印象。

       “临阵脱逃恐怕不太可能了哟?”说话间银发青年已经从柜台里走了出来,右手还抱着自己宝贝的平板电脑,他绕着奥兹华尔德全方位的观察了一下这位帅气的男子,然后用他空闲的左手和蕾西击了下掌,挑出大拇指笑道:“简直完美。”

       奥兹华尔德一瞬间有种自己被妹妹卖掉了的错觉。

       “虽然时间还早……不过还是不快去化妆吧!杰克似乎还在外边,看到你这样的模特一定会满意的哦?”青年笑着拉起奥兹华尔德的手便向着化妆间走去,后者想要挣脱却发现那纤细的手臂似乎比他想象中要更有力一些;结果才走了两步青年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奥兹华尔德差点撞在他身上。

        “你瞧瞧我,这么激动一定把你吓坏了吧,从进门开始你的眉毛就一直拧在一起哦?”

        一旁的蕾西也跟着笑了起来。

        “来做个迟来的自我介绍,我叫莱维,是这家会馆的,店长。”他可以停顿了一下并且拉长了店长两个字以表示强调,“来到店里的模特都是有来无回的哦,所以请多关照。”莱维友好的伸出右手,在他强调了一下有来无回是来到这里就不能再变卦的意思之后,奥兹华尔德终于僵硬的和他握了手。

       奥兹华尔德坐在镜子前透过镜面无聊的望着他的化妆师在他周围忙来忙去,最后索性闭上眼睛任凭她的工具在自己脸上刷这刷那,然后他听见大厅那里传出了一个刚刚没有听到的声音,是一个陌生的青年的声音,轻快又奔放的语气,还有一些因急急忙忙赶回来而有些急促的呼吸声,闭着眼睛的时候耳朵还真是异常的灵敏,他想;然后奥兹华尔德就听到了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那份继续的呼吸声逐渐接近了,他睁开眼睛,看见镜子中,就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位金色头发的青年,他绿色的眼睛正在注视着镜子中自己的,而奥兹华尔德自己也在透过镜子看着他,两双眼睛的光在镜中交织在了一起。镜子中青年的镜像灿烂的笑了起来:“真是不可思议,”他说,“原来摄影师遇到心仪的模特时会是这样的心情。”

       “……这样的,心情?”

       “嗯,就像一见钟情一般的心情——”还没得奥兹华尔德反驳,甚至青年自己都没有把最有一个音说全他便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我就说哪里会有人会这样和第一次见面的人打招呼的……"

       “我还以为会是很让人怦然心动的场景呢?”莱维出现在门边,满脸失望的样子。

       奥兹华尔德几乎是黑着脸问他们到底在搞什么,然后才得知这是莱维想要写在新作小说里的桥段,作者先生想要看看这个场景的实际效果所以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此时此刻奥兹华尔德第二次绝望地觉得自己被亲妹妹卖了。   

       当准备就绪后,金发青年在影棚门口重新介绍了自己:“我叫杰克,是这里的摄影师,”似乎怕奥兹华尔德不相信似的他还晃了晃手中看着就很重的单反相机,“店铺里新购进了一批主题服装,莱维就一直说想要做一套样片啊想要个好模特之类的,蕾西经常在店里提起你,所以……”杰克笑了笑。

       “是你的话,我想一定能拍出最棒的照片了把。”

       “停止演小说桥段的游戏吧。”

       “刚刚的不是哦~”

        奥兹华尔德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被这几个人耍的团团转,最后决定先把重点都放在正事上:“我,没有摄影经验。”本以为可以让对方棘手一点有一些紧张感,谁知道这也只换来了一张灿烂的笑脸和一句“没关系,交给我”。

       


       在影棚中奥兹华尔德觉得有些吃惊,虽然从前也看过蕾西从影楼带回来的样片什么的,但是他完全没想到那些看着眼花缭乱的照片几乎就是在这样一个屋子里,一个有着特殊布景的小角落就能拍出那么漂亮的照片。他也第一次对于摄影师这个职业有了新的认识,起初他以为摄影师的工作只要有一个架相机就能完成,然而如今看着眼前的杰克,他第一次发现这也是个苦差事。

       “站在布景中间就可以哦,有没有什么喜欢的POSE的话就摆出来吧!”杰克的手指轻轻的转动着镜头调整着焦距,本来期待的神情也一点点的随着奥兹华尔德僵硬的动作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于是捷克捧起了相机,一边在相机里捕捉奥兹华尔德的一举一动一边和他聊天——虽然这个聊天大部分成分都是杰克在说着这样那样的事情,奥兹华尔德在一旁听着是不是搭个腔,但是相比刚才他的神色也的确自然了许多。杰克似乎有着说不完的有趣的事情,从自己的经历、影楼的日常到网上的段子、电影音乐球赛甚至是新闻都无所不谈——当然还有那个“可怕”的化妆师米兰达小姐(奥兹华尔德自己的话来说),听说蕾西就是在跟她做化妆师助理奥兹华尔德觉得百感交集——即使如此,奥兹华尔德却也没有觉得烦躁,反倒渐渐的从听变成了和他交谈,虽然相比杰克来说他的话并不多。影棚中的光线非常明亮,奥兹华尔德总是情不自禁的盯着杰克耀眼的金发,从他眉间的刘海看到那条长长的辫子的发尾,每当杰克蹲下时它们就懒洋洋的躺在地板上;在奥兹华尔德觉得那金色比相机闪光灯发出的光芒光芒要好看多了,它比闪光灯耀眼,却又很柔和不至于那么刺眼。

       “,真的是,拍出了许多很棒的照片啊,”摄影完毕,杰克盼着腿坐在地上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奥兹华尔德坐在实景的椅子上;杰克抬起头笑着称赞奥兹华尔德,祖母绿色的眸子里洋溢着满满笑意。

       “谢谢你,奥兹华尔德。”

       “也要感谢你,杰克。”

       奥兹华尔德从未想过原来今天能有如此快乐的回忆,也是自从走进摄影会馆开始,奥兹华尔德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

       

       于是杰克按下了今天的最后一次快门。




        

        -Fin-



       感觉每次写自己都觉得写跑题了,不过算惹大腿肉这种东西,自己开心就好,甜甜的杰格感觉真开心(。

     感觉OOC了很多……不要打我(。

热度(11)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