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YGO乐队paro★各自的过去

今天是休息日,尽管如此大家也还是聚在了遊星的club里。抛开了练习新曲的日子,YGO CLUB的日常就是“无论是从谁开始的SOLO最后一定会变成大合奏”之歌,甚至连即兴演唱都是有第二声部的。

中午遊星叫了外卖,被7个人和乐队装满的小屋子里飘散着不同种食物的味道,以及一些“啊居然偷吃我的炸虾!”的讨伐声。然后游马就顶着一个包啃完了自己的饭团,抱怨的话也被Astral一个眼神噎了回去。在一旁围观的游戏颇有感悟的看着Astral惩罚捣蛋的游马,完全无视掉了身边的亚图姆有些僵硬的打算转移自己视线的举动。

“关系还真好啊,游马前辈和Astral前辈,”游矢轻轻摸了摸游马刚刚被揍过的头,“我也好想要个这样的伙伴啊……”

“肯定会遇上的啦!我们也不是生下来就认识的嘛~”

“那游马前辈和Astral前辈是怎样认识的啊?”

“说到这个啊……那要从我老爸说起啦!”游马说着双手叉腰站起来,带着一副颇为自豪的表情拍着胸口:“你知道吗游矢,我的老爹是星探哦!”

“诶?!”众人都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包括眨巴着星星眼的小游矢。

“不要为这种事震惊啦游矢你那明星老爸会哭的哦!”十代适时的吐槽。

游马轻咳两声继续说着自己的话题:“就是我的明星老爸发现了Astral,并问他要不要出道的,然后我们就认识啦!”

“明明只是来跟我借录音棚而已。”当事人一语道破天机。为了缓解瞬间的冷场游矢环顾了下四周马上将目标转向了游戏和亚图姆:“游戏前辈呢?是怎么和亚图姆前辈相遇的,总觉得好好奇……”

“诶?我们嘛,是在几年前的音乐节上认识的哦。”

“那时有场斗琴活动,我和AIBO是在斗过一场SOLO之后认识的。”

“完全是我的惨败呢。”

“不,AIBO的贝斯是最独一无二的。”


游矢默默的拉下了护目镜。


“呐呐,遊星,”十代用鼓棒戳了戳一直缩在角落里听故事的遊星,“跟我说说吧,你以前有过一起组乐队的朋友吧?”

“的确是有过。”

“怎么样的人?机会难得说来听听嘛。”

遊星突然觉得自己大概是逃不过被扒黑历史的命运不禁叹了口气,结果发现不知何时大家的目光已经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以前,我和另外三个朋友一起组过乐队,”遊星说,“不过后来因为大家的音乐风格不和就解散了。”

“不是挺帅的嘛~BAND的名字是啥?"

“……Satisfaction,”唯独对于乐队名字遊星的声音意外的小,完全是一副最正常的被挖出不堪回首的往事的尴尬样子,“我并不是队长。”

“另外的三个朋友,一个在发展速度金属;一个在强力的公司下发展自己的力量金属;以前的队长……沉迷过一段死亡金属之后就转型去山地摇滚了。”

(这三个人是谁大家一定都能猜得到的对吧(。


从这之后,遊星发现大家对他的态度莫名的会带出一点奇妙的情绪。

黑历史的力量还真是可怕。



-------------------------------------------------


总之今天也没吃药,敲完感觉特别开心(。




热度(11)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