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就是写不腻的杰格


最近喜欢上了微博上的深夜六十分,忍不住也拿起来玩玩。
昨天的题,Key words是奥兹华尔德、雨和遗言,等到自己写出来倒觉得完全没有体现Key words啊(。
最喜欢的就是掰持格连和杰克所谓友情,所以才写了这么个title,深深觉得自己的萌点也越来越浓缩了((


—————————————




奥兹华尔德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连阴天都无法遮盖的金色。
“杰克。”
“啊,你醒过来了。”
“你又来了啊。”
奥兹华尔德看着那双溢满笑意的祖母绿眼睛,起身担了担身上灰尘。杰克伸手将他头上树叶拿下来,晃了晃手中的雨伞。
“要下雨了哦。”杰克说。

老天的脾气总是难以预测,被刚刚睡醒午觉带来的迷茫感包围的奥兹华尔德默默看着阴云漫步的天空猜测自己睡了多久。闭上眼睛再睁开,看到的天空颜色便截然不同,不管多少次都会觉得,这种体验真是不可思议。脸颊上传来一丝冰凉的感觉,奥兹华尔德伸出手,从天而降的雨滴便打在他的手掌上,这个时候自己身边的友人便撑起了雨伞,带着一张令人炫目的笑脸说:“回去吧。”

“不要再来这里了,”奥兹华尔德看着窗外的大雨,刷拉一下子拉上了窗帘,“我应该不是第一次告诉你了,杰克。”
“不要这么绝情嘛奥兹华——”
“不要再用那个名字叫我了,”奥兹华尔德打断了杰克的话,“现在的我,是格连,格连•巴斯卡比鲁。”
几乎是命令一般的语气,气势几乎把杰克也震惊了一下。金发的青年马上恢复了一往常态笑容,继续自己没有说完的话:“那样的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哦,奥兹…不,格连。对我来说,我只是来见我的挚友而已。”杰克一边说一边走到窗前,慢慢的将窗帘拉开,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接近黄昏的夕阳将大地镀上了一层暖洋洋的金色。
“你是我的挚友啊,格连。”



笼罩在黑暗中的萨布利耶,格连右手提着剑,心中却有些犹豫,他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必须打倒的敌人,第一次用如此颤抖的声音低吼着。
“是你吗,杰克!”
对方用一个难以言喻的苦笑默认着。
“在刀剑相向之前,”格连将剑尖指向金发的青年,“还有什么遗言吗,杰克•贝萨流士。”
金发青年也缓缓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即使在这片血腥味弥漫的地狱中他的笑颜也没有改变:“只有一句话,”他说,“无论发生什么,格连,你一直都是我的挚友。”


那是百年来一直缠绕在格连•巴斯卡比鲁身上的诅咒,它就像金色的针线越将自己和世界维系的越紧,也会将自己刺伤的更深。最温暖的夕阳,如今也成为了最深的伤口,流血不止。





写不腻嘻嘻((

热度(8)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