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录

二次元妄想堆积地;金属乐中毒晚期

穿石的水滴←音乐记
拂过世界的印记←游记
玻璃瓶盆栽←二次元创作
脚踏的石子路←三次元记

空有脑洞没文笔的小透明一只

【杰格】月夜游


  

       无论什么时候,格连都觉得和杰克一起出门是个糟糕透顶的提案,尤其是在有了一次教训之后,他甚至默默的转移了自己的午睡地点。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无非是种拖延战术,这种游击战似的做法无非只是尽量拉长杰克寻找自己的时间以便能争取一些独自休息的时间,说白了,治标不治本。

      “闭嘴,杰克。”格连揉了揉太阳穴终于睁开眼睛瞟了身边的人,“我不会再和你出去的,无论是街上,或者是贝萨流士宅。”

 

 

 

       那是一个无风的夜晚,黄昏的一场小雨让街道看上去滋润了不少,像是挂着水珠的芦荟一般;月光洒在街道上,即使没有路灯也依旧像是白昼一般明亮。格连几乎是被杰克扯出了巴斯卡比鲁家的大门,他在门口凝视了笼罩在夜色中的城镇连三秒都不到便转身要回去,最后还是被杰克抓住了从巴斯卡比鲁的大牢笼里拖了出来。

       “白天你们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我就只能偷偷的从外边溜进来;至少晚上你应该出来看看,不晒太阳的话至少也晒晒月亮。”杰克一如既往迈着轻快地步伐,皮鞋在湿漉漉的地上踏出清脆的水声,尽管如此他也不忘了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走在身后的格连,“真有意思,每走两步我就怕回头会看不见你的影子。”

       格连不紧不慢的跟在他后边,一身的黑色甚至比夜幕中的街道还要深:“安心,”他说,“我们都过了玩捉迷藏的年龄了。”

      “要玩也没关系,反正现在是属于梦境的时间,当做是在梦里就好。”杰克笑了笑,一边说一边望向了格连,结果遭了个冷冷的白眼,只能干笑两声:“至少,深夜的现在的话干什么都没有人知道不是吗?”

      格连什么都没回答,继续顺着街道踱步。

      

      杰克带着格连走到了城镇中央的广场,白天时这里总是挤满了小摊贩和路过或者买东西的居民,周边的橱窗全部都是大敞四开的,能闻见各种各样食物的香味,混账着五花八门的商品和吆喝声,然后太阳被挤出地平线的一瞬间这里便变得一片死寂;然而现在,深夜中才能感受到这里独有的一份空旷氛围,不需要照明,只要月光与星辉便足够点亮这里。

    “格连,”杰克站在广场的正中央,“你又没有参加过民间舞厅的舞会?哈哈,肯定没有的吧。”杰克展平双臂,迈步,左脚的脚尖落地身体顺势旋转起来,几圈又转回了广场的中心;他歪头望着站在一旁的格连笑了笑,将双手叉腰:“我最喜欢的是爱尔兰的民间舞蹈哦,在那舞蹈之中大家几乎能把所有的烦恼都踩碎似的——以前,就在这个广场上,每到了晚上总有人一起跳舞呢。”杰克的心中浮现起街角舞厅的旋律:爱尔兰风笛悠长的调子,民谣吉他的和声,手鼓铃鼓的节奏,还有人们一边拍手一边舞蹈的样子。

    “不过,大概你并不会喜欢吧。”

     格连并没有否认。

    “哈哈哈,也对啊,更适合格连的应该是圆舞曲之类的才对吧。”

    “要来一次吗。”

 

 

      杰克几乎是喜出望外一般的握住了格连伸出的右手,本来也只是一时兴起的自言自语罢了;对方则很自然的从腋下揽住了自己的左肩,这让杰克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左手在半空中滞留了一下,最终只是妥协抚上了格连的肩膀。虽然不太满意于跳女步,但是仅仅六公分的身高差距此时却显得异常的大,就连杰克自己也无法想象出揽着比自己高的人跳舞的样子,大概也只能如此投降了吧。并没有挫败感,真的,杰克这么告诉自己,然而结果就是光顾着失落,第一步杰克就踩在了格连的右脚上。

   “男左女右。”格连拧着眉头提示到。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华尔兹的舞步,每一步都优雅不已,如同杰克说的,格连非常适合跳华尔兹。杰克对于自己的舞蹈完全有信心,然而这次却彻彻底底被女步打倒了,仅仅是了解基本的步伐完全无法应付格连的步伐,对于不适应的退步和旋转动作,杰克几乎要哀嚎出来。

     理所当然,这段双人舞最终因杰克屡屡出错而告终。

 

 

 

      格连几乎是带着一张扫兴的扑克脸和杰克走回了巴斯卡比鲁家的花园。此时是正值春夏交接的季节,园中的玫瑰都已经开了,月光之下一颗颗花苞睡在枝刺丛生的茎条和绿叶之中。

    “下次,到我家去看看贝萨流士的玫瑰园怎么样,格连?”

    “……”

    “格连?”

    “如果我同意了的话,”格连转过身背对着杰克,月光将他的影子打在玫瑰丛上,“这也会是个可能不会实现的约定吧,杰克。”

      杰克一瞬间不知道要如何去回答,神色也黯淡了下去。格连的话带着的是一段重伤了两个人的回忆,那个碎片一直深深的插在两个人的伤口上;然而此刻杰克看不到格连此刻的表情,他只能看到格连的背影。

   “已经够了,杰克。”

   “格连。”

 

       格连感觉到杰克在一步步的接近自己,感觉到他在自己的身后站定,感觉到杰克从背后伸出双手紧紧的环住了自己,他的手颤抖着扣在自己的手臂上,起初力道很轻然后越来越大,最后那双手的指甲几乎要剜进自己肌肉里。格连不自在的皱起了眉头,条件反射性的想要挣脱杰克的双手。

     “别动。”他听到杰克轻声说着,声音非常小,就像梦中的呓语,可听着却像是歇斯底里的呐喊一样。格连知道此时杰克一定是在笑着的,那失神的笑容一直都是杰克悲伤的方式,他的友人早在很久以前就是一个坏掉的人,就像被修补过的焼瓷人偶,那张被雕刻好的笑脸上总有一道细细的裂纹似的,但是仔细看却又看不出什么破绽。扣住自己的那双手看上去就像是为了抓住什么,格连突然想要握住那只手,仿佛最终这只手也会和那无法抓住的遗失之物一起远离自己。

       格连最终还是没有这么作,也没有挣脱杰克,只是等着他自己放开双手恢复常态。

 

 

    “呐格连,下次一定来看看贝萨流士家的玫瑰园吧。”

      离开前,杰克又邀请了格连一次。

    “也许下次我们可以跳探戈,”他说,“不过我可不会再跳女步了哟。”

 

 

 

       -Fin-


总是不写东西就觉得写得不这么流畅了,SAD。这篇写的时候打算写一点跟原来不一样的东西就是比起友情层面再发展一点恋人未满的情感的感觉,结果有种失败了的挫败感OTZ

杰格的相处模式我心里一直是分为两种的,一种是奥兹华尔德时期,一种是格连时期。最近似乎都是在脑补一些格连时期的梗。不过格连时期的人物似乎更难表现一点……例如这次就大大的OOC了(捂脸


写这篇的东西其实就是之前突然想写跳舞梗,至于杰克跳女步完全是出于我自己喜欢调侃攻君的恶趣味(你  

另一个动力就是后半段的背后拥抱的部分,明明是想写黑杰克的,结果黑化感又没有写出来的样子……真是沮丧=L=

灵感来自Lacrimosa的《Halt mich》,译文应该是"抱紧我"的意思,对于杰克个人的内心情感我的理解就是一种撕心裂肺呐喊的感觉……唉算了不管怎么说都没写出来(。


总之,写出来了就觉得开心(。

再看看之前的发传单梗和埃利主仆的雨天梗……何时能产出来(抱头



      

热度(12)

© 异想录 | Powered by LOFTER